愛‧漫步港弄‧台南安平(2)── 你還有夢想嗎?

 

現在的學生們很極端啊

 

第一個晚上十幾個學生拍片子拍到十一點,安靜得很,看來都是乖孩子;十二點換來六個同樣是學生模樣的男女生(四男二女),就吵得我一夜無眠。半夜一點出外好像還是去夜店,四點回來在樓上樓下跑來跑去,又拍照又騎單車,男生把車騎出去了,然後剩下的不知多少人,就在我差點要睡着的時候,傳來呻吟聲(多麼希望我只是聽錯,那是貓叫)。

 

我想,女生都沒出去啊,房間有多少人?最少三個吧?(天……)

 

第二天早上我吃完東西回來見到小胖,他就立刻向我道歉,他說一看那半夜來的六人就心知不妙,恐怕客人──我,都無法好好睡覺了。本來我也是滿腔怒火要投訴的(吵我睡覺,我是會兇得好可怕的!),但老闆主動道歉,我也只好優雅地說句:「沒關係。」

 

 

我的直覺超準的! 

 

小胖問我去了哪裏,吃了些甚麼。去了哪裏作為路痴的我雖說不出來,但前一天我吃了周氏黑豆花、韓金婆婆奶酪、安平貴妃的肉圓、芋粿、鐤邊趖、魚羹、彈珠汽水(是一人小餐啊,才129塊台幣,超讚超好吃!);早餐吃了周氏蝦卷和台南擔仔麵。

 

小胖:「哇,安平最有名的都給你吃了!之前做了功課麼?」

 

我:「沒有。」(我去旅行不喜歡做功課,因為反正迷路都找不到)

 

這當然沒有說出來,我只托了托眼鏡,自信地說:「我的直覺是很準的,一看就知道了。」

 

小胖:「哇靠!真的超準矣!」(看店的裝潢和人流就知道啦,這叫邏輯……)

 

因為六位年青人晚起床的關係,老闆要換床單枕頭和打掃(小胖:老闆真的好忙啊!),所以我十一點多回來後就待在客廳,直到下午四點左右老闆忙完了之後就帶我出去騎腳踏車(小胖:老闆真的超忙的!)。

 

我問小胖:「你膁到錢之後,那些洗熨工作就給別人做啦。」

 

小胖:「我不喜歡!」(啥米?)

 

小胖:「我不喜歡別人來做啦,我家人說幫我做我都不肯。」(老闆不喜歡的東西真多矣~~但肯定是喜歡辛苦的,我的直覺很準啊!)

 

漫遊安平古蹟 

 

我在客廳的沙發拿着整個民宿唯一一本有點吸引我的書《我買過最貴的東西,是夢想》,半躺着看太陽收歛它的光芒。恐怕來台灣玩的旅客中,像我這樣不趕行程的可真少。

 

小胖忙完之後就帶我去安平樹屋,一個安平及台灣很有名的景點。然而樹屋並不如我想像中浪漫,一間漂亮的屋小在大樹的懷中成長,相反,一個被榕樹侵佔的老房子在我面前呈現它的頽態,彷彿訴說着一段墮落的經歷,而它仍身處於囹圄之中飽受煎熬。我的體質既敏感又虛弱,一進去就頭痛,回民宿後吃了兩顆藥才睡好。

 

但騎腳踏車仍叫人心情愉快。跑了幾個景點,欣賞安平的紅樹林、日佔時期的舊房子,在古樸的巷弄間穿梭,形形式式的老屋是設計大師都製造不出來的藝術品。在回憶的石牆之間騎着腳踏車隨風飄過,仿如飛進古老的時空,忘記了自己是誰。

 

偶爾善忘,也是一種幸福吧。

 

回民宿後小胖說讓我休息一下,他先處理一些工作,晚一點再帶我去神農街。我從樹屋回來後就有點虛弱,在輕音樂下不覺竟在沙發睡着了。

 

民宿讓我很安心。整間房子只有我跟小胖兩人,他見我睡着了,拿給我一張毯子,就繼續忙他的。我也忘了男女之別,在沙發呼呼大睡,我房間的門打開着,也不怕財物會失去。

 

因為在這裏,我有家的感覺。我的安穩,也是一種直覺。 

 

 

談。夢想。 

 

剛入夜便有新客人到,小胖忙着我又感不適,大家就聊聊天,叫一碗豬肉麵,不出去了。

 

小胖跟我說了好多關於夢想的事情。原來開民宿是他夢想,他說:「可以認識不同的人啊,他們有不同的背景與來歷,我可以招待他們,不是很奇妙嗎?」他一讀完大學就去不同的民宿工作,然後打算三十歲前開第一家民宿。

 

小胖他,今年剛好三十歲。

 

這個地方原本是廢虛,他和業主簽下十五年的租約,把百多歲的舊房子能拆的都拆掉,買來建築的書籍、材料和木頭,自己一手一腳一磗一瓦地,築起了這間小小的民宿。從2011年9月,花了半年時間才算完成,現在就把器材及傢俱慢慢加進去。在建房子時,師父們都叫他做「笨笨」,因為他未建過樓,沒做過水泥,笨手笨腳的。

 

我真不能想像,築起這間美麗動人的民宿時,竟然連一張繪圖都沒有。

 

地上的小石頭、巷弄裏的竹子、角落的櫻花、射燈上的酒瓶、房子的木頭、客廳懷舊的電風扇,全部都是小胖用他那「笨笨」的腦袋想出來的。一個人,要想多少年,看多少家店,才能在腦海中建構出這幅完美的圖畫,然後把它實現?

 

每買一件小東西,都是從客人的房租中回饋而來的。小胖訂了好多傢俱、器材,都是先付訂金,待有錢時才去領。當天我們騎的兩台日本腳踏單,就每台一萬元台幣!他從2011年8月就付訂金,在2012年2月才去取回來。

 

他說:「我希望這裏的東西質量好,住的人才會覺得舒服。」

 

我又跟小胖提議多做一個房間的事情,讓資金快點回流。小胖說他不想那麼累(才三個房間而已啦!),而且樓上的空間感要大才好。他的執着,是誰也拗不過的。

 

小胖說:「人生中,賺很多錢又如何,要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才是啊。有很多開民宿的朋友都說我這樣子會把自己累死,又管接送又規劃行程,每天要換床單洗廁所,有空還做導遊帶客人去玩,五月還打算做早餐、弄咖啡又要整一個小酒吧。但這就是我的夢想啊!我希望客人來到這裏,是像朋友到我家來玩一樣。我不想做那種只給鑰匙你,你進房間然後離開的民宿,我喜歡跟客人聊天、交朋友。」

 

小胖說:「我這樣租一個地方十五年,把它拆掉又自己建起來,還不是有錢的人,之前很多人說我啊……」我:「瘋子,別傻了,神經病!」小胖:「是啊……都有,隔壁的人都認識我,我建的時候天天在門口探頭,看!有個傻子在建民宿矣!但建完了之後,就經常有別的民宿的人來參觀。大家都覺得,矮?這男的還真的做了一點事情出來啊!建得還算不錯哩!」

 

他很謙虛,這民宿簡直是棒極了!

 

他說,像他一樣有勇氣的人真的太少:「就像你,去捷克不是弄得一無所有,也不過是求個無悔而已吧。」

 

二樓的微風吹過我髮梢,我微笑。

 

他的心情我很明白,也許因為擁有相似的素質,大家才會相識兩天,便像十多年的好朋友般互相信任吧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台南漫步巷弄民宿 的頭像
台南漫步巷弄民宿

台南老房子漫步巷弄民宿

台南漫步巷弄民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